新华交通在线-权威主流媒体_新闻门户!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!

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

新华交通网-权威主流媒体_新闻门户!

热门关键词:  as  故宫  山东  11
汉口一健身会突关门 300名会员维权未果告上法庭
2018-04-19 15:52

汉口一健身会突关门 300名会员维权未果告上法庭

楚天都市报讯 图为野马健身会所外一片狼藉

 

6686件!这是去年武汉全年有关健身行业的投诉量,同比增长124%,其中突然人去楼空等问题最突出。健身会所为何频频关门?是经营不善还是故意圈钱?相关部门又有何良方医治此顽疾?近日,楚天都市报记者对此展开了调查。

交了数千元办会员卡、买课,还没消费多久,汉口一家叫“野马”的健身会所就突然关门,连日来,多名读者向楚天都市报投诉此事。

这家健身会所位于江岸区后湖大道众联天美国际,2015年开业,2018年元旦小长假的前一天突然贴出一纸告示就关门了。目前,会员们组建的维权微信群里已有约300人,四处维权未果后,其中28人请了律师欲讨回损失。昨日记者了解到,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已受理此案,并定于5月4日开庭。

会员讲述

“野马”关门前还在收会费

14日,楚天都市报记者来到众联天美国际商业门面的2楼,汉口野马健身会所(以下简称汉口“野马”)的广告招牌还在,但门口一地碎砖头,一台残缺不全的健身器材被扔在门外,卷门里的大门被水泥封住。

大门旁的墙上贴着一纸告示:本会所因经营不善破产倒闭,自公告发布之日起停止一切经营活动,会所无力承担房租水电,也无力退还会员会费……经协商,另一家健身会所将无偿接收所有会员。落款日期为2017年12月31日。“关门前一天还在宣传,教练和销售人员四处拉客户。”宋女士对记者说,2016年到2017年,她孩子在这里学了一年多的跆拳道。2017年10月,她又交了2018年全年的课程费用,但一节课都没上,健身会所就关门了。“说是经营不善倒闭,但我们了解到他们的经营情况并不差。”参与起诉的会员黄女士说,事后,会员们和被欠薪的教练共同保管了汉口“野马”的相关资料,查账发现经营状况还算正常,最多时一个月营业额有20多万元。“去年双11和双12,他们还在疯狂促销,用各种优惠吸引会员买课,一些会员少则交了一两千,多则上万元,但没多久就发现被骗了,有人一节课都没上。”黄女士说。

离奇经历

女子连续被三家健身房坑了

“这是我遭遇的第三家突然关门的健身房了,前后损失了两三万元。”参与起诉的宁女士说,2010年她在杨汊湖一家健身房交了2000元办会员卡,去了没半年,健身房就关门了。后来,她又在汉口花园附近一家健身房办卡,只去了一次就关门了。“2015年夏天汉口‘野马’开业,我又交2000多元办了年卡。”

2017年夏天在教练劝说下,宁女士花1588元购买了一种特权卡,还额外交了7200元买了36节私教课。去年11月教练说有活动,她又买了2880元私教课。12月底,私教说年底了要冲业绩,于是她又买了近千元课程。前后一共交了 1万多元,她只上了几节课,去年12月30日健身会所就关门了。不得已,她和几名会员决定聘请律师走司法途径维权。

老板回应

辩称自己不是“圈钱跑路”

经多方联系,昨日下午,记者终于联系上野马健身会所负责人魏宁。他表示,自己已在重庆上班,并没跑路,手机一直开机,也没换号。“警方的传唤我随叫随到,我也曾把经营账目和银行流水都交给警方。”“经营该会所两年多,没赚到钱。”魏宁称,从去年10月起,因周边新开了几家健身房,竞争太激烈,健身会所经营出现困难,他想尽办法自救,四处找投资人,或找其他经营者合作,都没成功。

采访中,魏宁再三强调自己“不是跑路,不是诈骗”。他说,关门前三个月,会所的营业额分别是10万、7万和3万,平时一个月有二三十万,“如果我想跑路,完全可以低价促销,收一大笔钱再跑”。“我为会员们找到了继续健身的地方,由另一家健身房全面接盘。”魏宁表示,他为会所前后投入了260多万元,不仅没赚钱,还欠了100多万元,总共亏损400多万元,对会员们的退款要求,他实在没能力满足。

律师说法

用公司剩余资产赔偿会员损失

湖北维力律师事务所程骥律师为会员们代理此案,他表示野马健身会所单方面贴出公告,将会员转移到另一家健身房,但会员们缴纳的会费等,并没转移到新的健身房,也就是说其在合同关系中没履行自己的义务,属根本违约行为,按法律规定,要退还相关服务费用并承担违约责任。“就算确实是因经营不善亏损,经营者也应承担相应责任。”程律师介绍,接下来他们将依法了解健身房当初在工商登记时,注册资金是否足额,此外还要确定公司股东在经营过程中,是否存在对公司资产进行出逃、转移或混同的问题,如果有,就要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。“本案诉讼中首先要把会员们要求退还的会费,形成债权关系确定下来,然后通过公司剩余的资产、股东的出资等,赔偿会员们的损失。”程律师说。

延伸

突然关门的健身馆不止“野马”一家

近一年来,仅本报刊发的健身房突然关门甚至老板跑路的报道,就有十余篇。近日,记者也接到了不少类似的投诉。

11日,提起武昌白沙洲合富金生建材城的“新健身生活馆”,家住武泰闸的洪先生就气不打一处来。2017年3月,他和几位朋友一起,每人花了1700元,买了该健身馆3年期的“创始会员卡”。2017年12月,健身馆突然关门,老板说是“停业整顿”,至今仍是大门紧闭。

11日下午,记者来到该馆原址,走廊上还挂着该店1周年庆的签名墙,被人喷上了“维权QQ群××××”的大字。记者入群了解到,有近千人办了该馆的会员卡,其中不少都是3年期会员。

市民冯女士也投诉称,去年5月,她在武昌复地东湖国际小区的“健客时代健身会所”,交了8800元私教费买课。该会所去年7月开门营业,可过完年就关门了,自己的卡上还有5500元余额。

工商部门介绍,该会所是由武汉天策健客时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经营,春节后陆续接到市民投诉,涉及会员100多人,预付卡余额80余万元,3月2日工商部门依法将该公司列入经营异常名录,并将3名股东的身份证信息提供给公安部门,调查处理。

[责任编辑:孙雅蒙]
48小时排行榜